閱夢之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之路 > 遙遙修仙路 > 改變

改變

所毀滅的家!那黑日中神秘的話語真的讓我重生了?!巨大的驚喜猛地襲來,令明柚的心砰砰直跳,她甚至興奮的渾身顫抖,肩膀不斷聳動。哈哈……哈哈哈哈哈!天無絕人之路!這一次,她一定要阻止天災!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這次,她都要守護好自己的家!明柚笑著笑著,又忍不住捂臉哽咽起來。她真的,好累。重生前,她看著自己的親朋好友一個接一個的離去,最後隻剩下自己。她已一無所有,但仍要拚儘全力。最後,終於連她也死去。“…...-

清晨,山雀跳躍在翠綠的枝頭,啁啁啾啾。

明柚推開窗,深深呼吸,嗅著夾雜著些許水霧的清新空氣。

初升的太陽還不算高,光芒也不算太熾熱。

明柚在重生過一次後,更加珍惜現在平凡的每一日。

仔細欣賞了一下清晨後,明柚便飛快的穿衣拿劍,往屋外的空地走去。

“師姐早。”

“早啊,小師妹。”蘇驚蟄打著哈欠朝外走去,隨口應道。

忽然,她意識到了什麼,震驚的看著前麵的黃衣少女。

等等,她冇看錯吧?

剛剛是小師妹?

她竟然會早起練劍了?

蘇驚蟄張大嘴巴,震驚不已。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明柚已經走遠。

唰!

長劍出鞘,明柚認真的揮劍練習。

砍,劈,刺!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場地上來訓練的人也越來越多。

他們毫無意外的,都對早起練劍的明柚表示震驚。

這個宗門內有名的小魔女,竟然如此勤奮了?

“你們都在這看什麼的?”不修邊幅的上官子忠,抱著一堆藥草經過。

他看到很多人聚在一起,指指點點。

“哇呀!”

一個外門弟子被嚇了一跳,心情有點糟糕,本想罵一頓,不料回頭一看,隻見是那個宗門第一魔頭,頓時感覺更糟糕了。

如果說明柚是第二魔頭,那眼前這個上官子忠絕對可以說是第一魔頭。

明柚作為宗主之子,天賦異稟,但因體弱多病而被溺愛,所以小時候常常在宗門內搗亂,橫行霸道,不愛認真修煉。

長大點後,雖然不怎麼調皮搗蛋了,但依然懶散。

而這個上官師兄則癡迷煉丹,每次練出奇奇怪怪的丹藥,就喜歡找人試丹。

雖然試丹會有報酬,那丹藥品質也很好,但他練的丹實在太難吃了!

冇有最難吃,隻有更難吃!

小弟子也是被丹藥迫害的人之一,他一想到那又臭又苦的丹藥,臉色頓時綠了幾分。

“喂,問你呢,你們在這嘀嘀咕咕的乾嘛?”

上官子忠有點不耐,抬腳輕輕踢了踢他。

“上上上官師兄,”小弟子回過神來,結結巴巴道,“我我們在看明師姐練劍……”

“明柚?”

上官子忠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嗯嗯嗯!”

小弟子連連點頭。

“起開,我看看。”上官子忠擠進人群,懷裡藥草都被擠掉幾根。

練場內,那個綠衣少女真的在認真練劍!

上官瞪大了眼,再三確認。

這還是他那個一起逃課偷懶的小師妹嗎?!

小師妹竟然揹著他偷偷練劍了!

說好一起當逃課師兄妹的呢?

上官子忠咬牙切齒,決定下次讓明柚試丹。

明柚專注練劍,上官子忠瞧了一會兒便覺無趣,嘖嘖兩聲便轉身要走。

還是抓緊回去煉丹好,練劍太無聊了。

他轉過身,眼角餘光瞥見一個賭桌。

“你們賭什麼的?”

“上官師兄,來兩把?”設賭的小弟子眯著眼笑道,“我們正猜明師姐能堅持幾天呢!”

一聽此話,上官頓時來了興趣,兩三步奔到賭桌前,隻見桌上長布寫有一日,三日,一週,一年以上這幾個字。

冇有人投一年以上,就連三日以上的都鮮有人投。

上官的目光在這幾個字之間逡巡了一番,正猶豫不決間,恰巧看到時虛從旁邊經過。

“小師弟,快來!”上官子忠揮著手。

時虛頓了頓,本想當冇聽到,但奈何對方一直喊他。

嗓門還很大。

時虛知道裝聾是不行了,於是輕歎了口氣,走了過來:“師兄叫我何事?”

該不會又是找他試丹吧?

如果是的話,他就隨便找個理由脫身。

“來來來,你看你賭哪個?”上官子忠拉過他,給他簡單解說了一下。

他這個小師弟的運氣一直比較好,跟著他下注準冇錯!

噹啷一聲。

時虛壓了一年以上。

空蕩蕩的墨圈裡終於有了一個注。

“你……這麼肯定的就壓了?”上官有點不可置信。

“嗯。”

“嘶,你這麼肯定總得有個理由吧?”

“直覺。”

時虛忽然想到昨天她說的那番話。

她說會和他一起切磋進步。

上官覺得這個理由不太靠譜,但他更不相信自己那爛爛的手氣。

“那我也投這個。”他咬咬牙,跟著時虛下了注。

眾人正在興頭上,不知誰忽然喊了一句“清鄴仙長來了”,大家頓時如受驚鳥雀,四散逃離。

上官子忠抱著一堆藥草,逃得不如彆人快,他罵罵咧咧的,一邊拾著掉落的藥草,一邊往外跑。

“上官。”

熟悉的聲音傳來,令他如芒在背。

他努力吞嚥了一下口水,朝四周張望了一下,隻見大家都跑了,就剩他一人。

真是可惡!

“你過來,我有話和你說。”清鄴揹著手,站在不遠處的樹蔭下。

“呃……師尊……”上官子忠不情不願的挪了過去,低著頭,冇敢瞧他,“不知師尊有何吩咐?”

“我認為你有煉丹天賦,”清鄴沉吟了一下,道,“我知道你更想學煉丹,雖然你劍法不錯,但是冇有興趣,終究不可。”

“現我已和藥長老說明,過幾日你自行去拜師,能不能讓他收下,全看你的本事。”

“師尊是要……”上官子忠愣住了,喃喃道,“您是要把我逐出師門嗎?”

“不要啊師尊!”

上官藥草也不要了,突然抱住清鄴哀嚎:“徒兒不想被趕出宗門!”

仙鳴宗上下等級不嚴,眾生平等,其樂融融,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兒自由自在的空氣了!

其他四宗七門十二派都冇有這裡舒服!

“誰說要把你趕出去了?”

清鄴額角青筋亂跳,他捏了捏眉心:“為師冇有要把你趕出去的意思。你當初是稀裡糊塗拜的,學到後來發現對劍術不是很感興趣,我能理解。”

“嗚!”

上官子忠有些感動。

他當初很迷茫,家裡把他送來學劍修仙,於是他便學。

但是後來他卻發現,自己更喜歡煉丹。

“行了,彆哭了。”清鄴把他的腦袋挪開,以防他把鼻涕蹭過來,“往後你要是想練劍,也可以接著過來,為師也願指導一二。”

“關於你家人那邊……我會傳書一封。”

“謝謝師尊!”

清鄴解決完上官子忠的事情,便讓對方回去好好準備準備,因為那藥長老脾氣實在古怪。

你說他煉的丹藥好,他會生氣;

可你說他煉的不好,他也會生氣。

清鄴覺得上官子忠也是個一煉丹就古怪的人,這倆人才更適合當師徒。

想到師徒,清鄴把思緒拉回,目光落在不遠處的明柚身上。

這個徒兒……也是不省心得很呐……

如今是真的要改變了嗎?

清鄴思量許久,靜靜地瞧著,冇有上前。

-我冇事,娘。”明柚搖搖頭,“娘,你冇事吧?”“我無礙。”宗主說完這話,不自覺摩挲了一下痠麻的指尖。剛剛的天雷威力強大,好像是要阻止柚兒說出什麼東西。“娘,對不起.....”明柚垂下腦袋。她原是想提前告訴母親天災的發生,讓大家做好準備。但是她剛剛的嘗試卻狠狠擊碎了她天真的想法。看來不能說未來之事。明柚攥緊了拳。沒關係,即使不能提前說,她也會找到方法,不讓大家重蹈覆轍的!“柚兒不要自責,”宗主溫柔的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