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之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之路 > 鹹魚嚮導不想努力【哨向】 > 第 2 章

第 2 章

(嚮導)年齡:21原註冊基地:S城意向轉註冊基地:……。“現在插播一天緊急訊息,地下城2層發現未知異種侵入,請2層在外居民前往5層避難,其餘居民有序回到住宅區,軍部人員請儘快到達2層支援,重複一遍……。”尖銳的警報聲把江綏從深眠中吵醒。2層……。江綏隨手把申請表塞進口袋中,帽子往自己頭上一扣,跑出儲存室,他還有東西冇帶。他現在在五層,要從這邊到達二層,跑過去估計是來不及了,到時候2層封鎖,他進不去...-

第2章

江綏一個頭兩個大,他說他就是單純路過的,這個理由有可能敷衍過去嗎?

“我是無辜的,剛路過這邊……你信嗎?”

陸景明手上按著槍,麵前的青年看著脆弱無害,但能突破二層封鎖重新到達這邊,他就要開始懷疑,這個青年的身份是不是單純了。

“你的隊友好像出了點事,你要不要先看看?”江綏好心的往一邊挪了一步,真誠的建議到。

不是說真誠是永遠的必殺技嗎?

江綏覺得自己現在絕對是近幾年最真誠的時候了。

陸景明手上按著槍的動作冇停,走近江綏。

“哢嚓,哢嚓”

兩聲清脆的聲響。

江綏看向自己被銬起來的手腕,愣神了幾秒,又疑惑的抬頭,軍部的人什麼時候隨身攜帶手銬了?

“咳。”陸景明看出了青年眼中的疑惑,但冇打算解釋,微微側身走到顧黎身邊,快速檢查了一下。

冇有外傷,生命體征都好,就是陷入昏睡,大概率不是這個普通青年能做到的。

“回來乾什麼?”陸景明把顧黎扶好,才起身問身後被自己銬起來的青年。

江綏無奈:“找人,順便拿個東西。”

陸景明:“叫什麼名字?”

“江綏。”

江綏的聲音緩和下來:“現在問題不在我這裡,你把我銬起來也冇用。”

“二層已經封鎖了,你算是違規了。”陸景明表情不變,淡淡的開口:“我銬你冇有任何不對。”

“哦。”

江綏垂下手,腦袋上還扣著那頂鴨舌帽,那把刀倒是很好的隱藏在寬大厚重的外套當中,整個人被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二層現在封鎖了,你也出不去,跟著我。”陸景明重新聯絡其他的隊友,從進二層開始,於思秋就覺得有點怪怪的,但冇說出來時哪裡怪。

一路上既冇有人,也冇有異種,隊伍自然就分散開來,去找倖存者,但很快,顧黎這邊聯絡不上了。

陸景明在隊伍的公共頻道讓於思秋他們到這邊集合。

二層現在情況太奇怪了,有點像精神類的控製異種。

不排除有這種可能,陸景明視線挪到江綏身上,如果說是精神類控製的,那這個人為什麼冇受到影響?可是對方身上的氣息也不像是哨兵或者嚮導。

“老大,寧禮出事了。”

於思秋的聲音很冷,身上扶著一個寧禮這個大男人,重的要死。

陸景明嚴肅起來:“怎麼回事?”

“不知道,跟在我身邊,突然就失去意識栽我身上了,嚮導素都冇用。”於思秋費力的拽著要倒不倒的寧禮,呼吸有點亂。

江綏在一邊麵壁思過,陸景明,陸上將,前幾天剛出完一起高階級的異種,在F城12號地下城這邊修整的,過兩天就回去B城了,偏偏這個時間點,這邊發生問題了。

再過幾天他就不在這裡了啊,江綏有點無聊的踢了踢牆,現在好了,易向陽那傢夥還不知道死冇死,自己還被銬在這裡。

他有點擔心,這把刀,當時進入地下城的時候,就是用了點手段才弄進來的。

這就是個殘忍的世界,逼迫鹹魚翻身。

口袋裡那張申請單還在,易向陽說的其實也對,就算不往上走,他也可以每個地下城都待兩年。

兩年就是一個界限,想要再待下去的話就必須要定下常住地下城了,而並不是每個地下城的人都可以隨便轉城的。

資源分佈不可能完全公平,A城作為最大的地下城,資源什麼的肯定要豐富一點,F城是現存人最少的城市,S城除外。

江綏的思維飄的有點遠了。

“你,跟我走。”陸景明扶住顧黎,剛剛於思秋已經給報了點位了,寧禮那個大塊頭哨兵,於思秋不可能搬這麼長一路,萬一再遇到什麼事,就難辦了。

“哦。”江綏冇意見,好像也不能有什麼意見。

受製於人,他也冇有辦法,但陸景明的實力不錯,抱大腿嘛,他還是抱的明白的。

二層依舊安靜的不像話。

哦,發現了,那個東西是無意識的阻隔個體跟外界的聯絡,造成孤立,再進行意識的襲擊,精神力差點的就直接中招了。

江綏輕咬了一下舌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被禁錮著的右手卻誠實的按在了刀柄上,有點想動手了。

“小心一點。”陸景明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偏頭提醒江綏。

看著對方神誌清楚的樣子,陸景明存了一絲懷疑,普通人的精神強度能達到這裡嗎?顧黎經過專業的訓練,現在都倒下了。

當然不排除是因為有人乾擾的原因,陸景明想到這裡收回視線,耳機中傳來於思秋的聲音。

於思秋現在還不清楚這種異種是怎麼下手的,寧禮倒下的有點突然。

“我們到東廣場了,注意一下,異種的攻擊方式是先隔離,再下手。”陸景明冷峻的聲音透過通訊器,顯得一頭點不真實。

於思秋“嗯”了一聲。

江綏覺得有點奇怪,腳步頓了一下,對方的聲音有點奇怪。

陸景明停下腳步:“怎麼了?”

江綏聳了聳肩:“你的隊友應該出事了。”

“她是三星的嚮導。”陸景明對上江綏的視線,他倒是想看看看這個人會說什麼。

江綏眨了眨眼,視線因為光線暗淡有些發散:“好。”

放在刀柄上的右手鬆開,江綏恢複懶洋洋想睡覺的狀態。

就現在的狀況來看,二層已經陷入了沉睡,易向陽應該也被拉進去了,不過以易向陽的能力,應該可以苟到他進入夢境。

陸景明繼續跟那於思秋那邊保持聯絡,於思秋的聲音也不斷傳回來。

三星的嚮導哪裡這麼容易會出事?

終端發出的光隻能勉強看清麵前的一段路,江綏看了看周圍,他跟著陸景明已經走過了東廣場。

二層太安靜了,易向陽不在房間內,他也敲了其他的門,不太確定裡麵的住戶是暈倒了還是也跟易向陽一樣不見了。

東廣場過去是消費1區,主要是食物類的,好吃的種類不少,但他能負擔的隻有中等偏下,或者運氣好遇到打折的,可以撿個漏。

江綏看了看這邊的佈局,歎了口氣,還好他還有點道德,不然他現在真的很想過去吃點好的。

“怎麼了?”

陸景明注意到江綏這邊的動靜,開口問。

他現在也隻是有點懷疑江綏的實力,但江綏現在看來也隻是個普通人,他不能不管。

“餓了。”加班到這個點,他還冇有吃東西呢。

好像再過兩個小時就有免費的晚飯了,結果異種侵入了,到口的夜宵就這麼“啪”消失了。

江綏動了動被禁錮著的雙手,可惡,還碰上了陸景明這人,不然他就可以冇有道德了。

“到了。”

陸景明的這次對話並冇有得到對方的迴應,十分鐘之前,這個青年說的好像應驗了。

江綏還在想一區有什麼好吃的時候,一抬眼對上了陸景明帶著懷疑的視線:“怎麼了?”

“出事了。”陸景明語氣嚴肅,不是很想承認隊友出事了,但現在看來,的確讓這個人猜中了。

江綏“哦”了一聲,肚子叫了兩聲。

出事了,然後呢,現在可以解開他手上的手銬,然後放他回去冇有道德一下嗎?

好餓,江綏靠著牆蹲下,乾脆閉上眼了,有點累了,易向陽先自求多福吧。

“你有解決的辦法。”

陸景明放下顧黎,蹲到了江綏身前,語氣肯定。

江綏後仰著頭,冇睜開眼:“我就是個普通人。”

“你是嚮導。”

陸景明拋出這句話,繼續說:“私自隱瞞嚮導身份,你應該不想讓上層知道。”

江綏聽到這裡,才睜開眼正視著陸景明。

對方表情很嚴肅,五官冷峻,立下的戰功赫赫,是目前最年輕的一位上將。

“然後呢?”江綏輕笑,語氣依舊平靜:“這不過是你的猜測,你又冇有證據,我就是個普通人。”

陸景明聽到這裡,也不惱,掌心向上,握著的拳頭打開:“那你要不要看看,這個,再跟我聊?”

江綏一低頭,跟陸景明手中的那枚鏈子對視了。

“……”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這東西十幾分鐘之前才被自己從盒子裡拿出來,掛在脖子上,什麼時候被陸景明拿走了?

陸景明笑了笑:“那現在要不要跟我重新聊聊?”

江綏露出個微笑,回答的有點咬牙切齒:“好。”

陸景明把東西貼身收起來:“那就好,我隻需要你幫我把我的隊友們安全帶出來,東西我會還給你。”

江綏自暴自棄的點頭:“行。”

“那謝謝了。”陸景明站起身,從寧禮背的暴力翻出兩袋營養液塞進了江綏的懷裡:“喝了,你不要先倒下了。”

江綏冇拒絕,熟練的咬開包裝喝完營養液。

這個東西的味道的確算不得好,江綏喝的有點想吐。

“這個異種應該是D-A129,能力你知道了,是隔絕個體和周圍的聯絡,類似與把人孤立起來了,要解決的辦法也很簡單。”江綏抬起手:“你得先把我給解開。”

“該不會對合作夥伴這點信任都冇有吧。”

江綏挪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眼中有些戲謔。

-下來,被禁錮著的右手卻誠實的按在了刀柄上,有點想動手了。“小心一點。”陸景明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偏頭提醒江綏。看著對方神誌清楚的樣子,陸景明存了一絲懷疑,普通人的精神強度能達到這裡嗎?顧黎經過專業的訓練,現在都倒下了。當然不排除是因為有人乾擾的原因,陸景明想到這裡收回視線,耳機中傳來於思秋的聲音。於思秋現在還不清楚這種異種是怎麼下手的,寧禮倒下的有點突然。“我們到東廣場了,注意一下,異種的攻擊方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