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之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之路 > 非人居委會 > 吹笛者再就業 壹

吹笛者再就業 壹

裹出柔韌卻不失力量的肌肉線條,接近1米8的聞鴕鳴硬生生被他壓彎了腰。廚房對麵是一扇被蠟筆畫滿了七彩小花的木門,有幾雙膽大的眼睛從縫隙中偷看著。“你到底是不是良妖這件事情,不是你一個妖說了算的。”容星洲抬腿撞了一下他的膝窩,讓他轉了個身,擋住了被鎖在身後的雙手。青年在柔和的陽光中對著門後的孩子們展顏一笑。“彆怕,我和這位叔叔有些事要聊。”……曆時百年的人妖大戰,人類用超絕的團結和意誌力取得了勝利,前...-

「萬靈定位已開啟」

「萬靈通訊順暢」

陽光伴著風撒在豐市古典和現代相容的街道上,已近黃昏,商業街的人流如滿溢的潮水,湧動但安靜。

潮長潮落,人流逐漸減少的地方,是豐城最古舊的街巷,夕陽橫掃而過,照進萬家窗。

廚房裡的瘦高男人哼著歌,快樂的扭動著身子,將辣椒倒入鍋中猛火爆炒。

呲啦——

水珠和熱油激起了強烈的反應,廚房的窗戶在這一瞬間被整個消融殆儘,空氣中的溫度在幾毫秒之內急劇上升。

一道靈巧的身影穿牆而過,黑色的髮絲在火光中狂舞,碧綠的眼眸如來自深夜的凝視。

瘦高男人一臉呆滯,手中握著鍋鏟不知所措,下一秒,他就被雙手被反絞,壓製在地。

“4月13日下午,四點三十八分,民和大道299弄。我是非人居委會特級外勤員容星洲。”

“聞鴕鳴,基於拐賣兒童的嫌疑,現將你抓捕。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被作為呈堂公證。”

瘦高男人——聞鴕鳴一臉震驚,容星洲一把將他從地上提了起來,扣上了捆妖索。

“等一下!住手!我是登記在冊的良妖,你們憑什麼抓我!”

房間是有了些年頭的老破小,儘管收拾整潔,但牆麵上依舊清晰可見蜿蜒狹長的裂縫。隻是如今那些裂縫被整齊的攔腰斬斷,整個廚房的外牆破開了一個一人多高,半米寬的方形空洞。

陽光不合時宜的撒了進來,伴隨著空氣中極速旋轉的細碎粉塵,為黑髮碧眼的青年融上了一層柔和的光暈。

容星洲的身量高,身姿挺拔,黑色的作戰服包裹出柔韌卻不失力量的肌肉線條,接近1米8的聞鴕鳴硬生生被他壓彎了腰。

廚房對麵是一扇被蠟筆畫滿了七彩小花的木門,有幾雙膽大的眼睛從縫隙中偷看著。

“你到底是不是良妖這件事情,不是你一個妖說了算的。”容星洲抬腿撞了一下他的膝窩,讓他轉了個身,擋住了被鎖在身後的雙手。

青年在柔和的陽光中對著門後的孩子們展顏一笑。

“彆怕,我和這位叔叔有些事要聊。”

……

曆時百年的人妖大戰,人類用超絕的團結和意誌力取得了勝利,前任妖王力排眾議,和當年最強的人類修士共同創辦了“非人管理局”。

時過境遷,妖族和人類逐漸融合,非人管理局成立了多個“非人居委會”來處理不同區域中的非人小矛盾。

“我不承認,我從來冇有做過拐賣孩子這件事情。”

冰冷的審訊室中隻有一盞昏黃的燈,光來自審訊人的身後,直直的打在聞鴕鳴的臉上。

“那麼請問你要怎麼解釋,在你住所中發現的13個孩子以及未出生的妖蛋。”

“他們,他們都是我在街上撿到的孩子!我隻是收留他們。”

“你所謂的撿到——就是用食物誘拐還在父母身邊的孩子,是嗎!”

審訊人吐字如落子,目光犀利,步步緊逼。

聞鴕鳴抵抗著綁在身上的捆妖索,赤紅色的鏈子拽得緊繃。

“我再說一遍,他們如此弱小的身體,冇有辦法在這個殘酷的世界生存下去!所以我收留了他們,並會將他們安穩,安全的撫養長大。”

審訊員前傾身體,臉上的表情在逆光中晦暗不明。

“所以,聞先生,你並冇有否認誘拐這一事實。”

聞鴕鳴有一瞬間的愣神,審訊室內錄音儀器安靜的閃爍著計時畫麵。

審訊員壓低了帽簷,掩蓋了鋒利的目光。

“如果你對自己的誘拐事實供認不諱,那麼根據目前我們所統計到的所有報案資訊,應該還有5名人類小孩陸續被你誘拐,請不要試圖反抗,告訴我他們現在的地址。”

聞鴕鳴整個妖像是泄了氣的氣球,靠坐在審訊椅上。

“我拒絕。”

“雖然我說不過你們,但是你們也休想找到被我保護起來的孩子!”

審訊室的單向玻璃外,容星洲一臉凝重。

妖族孩子的生命力普遍高於人類孩子,現在至少還有5名人類孩童的下落不明,他無法保證有明顯人類仇恨傾向的聞鴕鳴是否會對這幾位人類孩童造成傷害。

審訊室內的聞鴕鳴還在死鴕鳥嘴硬,不論審訊員接下來怎麼威逼利誘,都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容星洲有些等不下去了,他在管理員已經習慣了的目光中暫停了審訊室的執法錄製。

如果裡麵的人聽不懂道理,自己也略懂些拳腳,搜魂術什麼的,當年在應用法術考試中,自己也名列前茅。

容星洲抓起掛在了椅背上的外套,就在他的手碰到門把手的那一瞬間,一陣透徹心扉的涼意撲麵而來,長期以來養成的戰鬥直覺讓他下意識的向後躍去。

審訊室外銀白色的門被無聲的推開了。

迎麵走來一位雪色長髮男子,那男子身穿黑色風衣,站定在容星洲的麵前。

他的身上裹挾著雪後青鬆的氣息,眉眼深邃,目如沉星,他的身量極高,燦金色的眼瞳讓人無法移開視線,即便是容星洲也不由得後退半步,微微仰頭。

審訊室外的管理員回過神,卻發現無法動彈。

即便緊急按鈕離自己的手指僅有5公分的距離。

“你是誰!”容星洲全身緊繃。

長髮男子深深的望了他一眼,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轉身擰開了審訊室的把手推門而入。

審訊員拍桌而起,下一秒發現自己渾身僵硬,連眼珠也無法轉動分毫。

聞鴕鳴已經半張著嘴,雙目失神的癱軟在地。

“地點。”

雪色的長髮男子吐出了兩個字,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如大提琴般沉穩柔和的聲音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聞鴕鳴如咒語般吐出了一串妖族方言。

長髮男子點點頭,發現在座的所有人中,隻有容星洲還能強撐著靠近自己,他思索了片刻便抬起手拉起了青年。

……

“謝謝謝謝,真是太感謝你們了,警察同誌!我是萬萬冇想到咱們家孩子是因為貪吃才走丟了,真是麻煩你們了,我和他爸爸下次一定一定留意孩子!竟然還麻煩你們幫忙輔導了家庭作業……”

丟失孩子的人類家長不停的鞠躬,民警小張假笑著,心虛的接下了所有的感激。

冇辦法,他總不能和這些家長說,你們孩子的作業,其實是那個奇怪的“誘拐犯”幫忙指導完成的吧。

五分鐘前。

容星洲被神秘的長髮男子帶到了案發現場,不料在場的所有人都習以為常的和這位神秘男子打招呼。

按照聞鴕鳴用妖族方言供認出來的開門方式,他們成功的找到了被妖術隱藏的秘密房間,以及在房間裡的五個人類孩子。

同樣出乎意料的,孩子們被收拾得極其乾淨,有兩位甚至在互相背誦課文內容。

“他是鴕鳥成精,鴕鳥一族對於幼崽有極強的先天保護欲,上古時期,為了提高幼崽的生存機率,鴕鳥父母會通過戰鬥的方式爭奪幼崽,小鴕鳥們會跟著實力更強的父母一起生活。”

長髮男子一臉認真的看向容星洲解釋道,他極具侵略性的容貌給容星洲造成了精神攻擊,帶來了一瞬間的失神。

情報員英樹拿著執法記錄儀,樂嗬嗬的走了過來。

“唉呀容哥,真是不好意思。我看你前幾天一直忙著這個誘拐案,都冇時間和你介紹。”

英樹看著容星洲還直愣愣的望著人家的臉,連忙用手肘戳了戳他。

“這位是夢洄,三天前來到咱們居委會的,是總局新來的妖族顧問。這一次是局長讓他來咱們居委會交流學習,順便積累一下一線經驗。”

“你好,我是夢洄,溯洄從之的洄。”

長髮男人伸出手,嘗試著和容星洲握手。

不好意思,剛剛經曆的這些讓我有點不太好。

這麼喜歡說大道理,不如下次和“小太陽”妖族幼兒園的宣講活動你主講吧。

“我是容星洲,非人居委會優級外勤員。”容星洲握了一下對方的指尖,快速抽手。

英樹感知到了容星洲的防備,他困惑地撓了撓頭。

“感謝夢顧問,事後我一定在報告中重點寫明您的貢獻,接下來冇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去忙了。”

“誒?容哥……”

英樹伸手拽不住步伐極快的容星洲,再一扭頭,發現剛剛還站在這邊的夢洄也已經在警戒線外,燦金色的眼中冇有一絲溫度,平靜的望了過來。

英樹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目前18位被誘拐的妖族和人類兒童已經全部聯絡到家人,並安全送回,但是後勤組員們還在房間深處還發現了一顆尚未孵化的——蛋。

不知道是否能被稱呼為傳統意義上的“蛋”,因為它的觸感柔軟,可以感受到來自生命律動的溫暖。暖白色的蛋,隨著呼吸的頻率一明一暗。

“做過特征鑒定了嗎?”

後勤組員點頭,“所有的特征都已經掃描上傳了,但是檔案室回覆,暫時冇有檢索到相匹配的非人檔案。”

這個身份不明的蛋彷彿聽懂了大人們的談話,明暗的呼吸頻率開始變得急促,像是接觸不良的電燈泡。

容星洲急忙彎腰捧起它,準備前往萬靈醫院。

哢,哢,嘭!

懷中的蛋閃耀如迪廳燈球,帶著動感光效堂堂破殼而出!

“牙~”

軟糯的幼崽叫聲蹦了出來,一隻四五個月貓崽大小的白毛幼崽撲在了容星洲的懷中,淡粉色的獸瞳水潤潤的,望著青年碧綠的眼眸。

容星洲驚訝的後退半步,想要低頭看清懷中小獸。

突然,背後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將小獸拎貓崽一般提了起來,大提琴般的男聲中帶著一絲羞惱。

“不許亂叫。”

“他不是你的媽媽。”

-木門,有幾雙膽大的眼睛從縫隙中偷看著。“你到底是不是良妖這件事情,不是你一個妖說了算的。”容星洲抬腿撞了一下他的膝窩,讓他轉了個身,擋住了被鎖在身後的雙手。青年在柔和的陽光中對著門後的孩子們展顏一笑。“彆怕,我和這位叔叔有些事要聊。”……曆時百年的人妖大戰,人類用超絕的團結和意誌力取得了勝利,前任妖王力排眾議,和當年最強的人類修士共同創辦了“非人管理局”。時過境遷,妖族和人類逐漸融合,非人管理局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