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之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之路 > 得妄念,應憫生 > 第一節

第一節

陳所長也是亮出自己的手銬,一步一步朝江言靠近,抬起打開的手銬,正準備銬住江言的手時,結果卻見江言動了。陳所長隻是覺得手一輕,下一刻,便看到江言的笑臉,而手銬,已經到了江言的手中了。“卡”的一聲,陳所長隻是覺得手一涼,他愣了一下,這小子,居然如此肥膽,把自己也給銬上了。“你敢銬我!你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是……”陳所長瞪著江言,眼裡閃現過一絲的陰狠,不過他話還冇說完,卻聽江言道:“銬你?老子不僅要銬你,還...-

“小子,連我你也敢戲弄,我看你是活膩歪了!”陳所長冷哼一聲,然後吩咐那幾名年輕的警員道:“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這小子如此羞辱我,你們還不快把他給我銬起來!”

“呼啦”一聲,那幾名年輕的警員再次朝江言圍了過去,江言卻是勵聲喝道:“慢著,你們這個狗屁所長想銬我,是自毀前程的行為,你們還年輕,趁早識相點,給老子滾一邊去,否則你們會後悔一輩子!”

江言本來一直笑嘻嘻無所謂的樣子,可是這一喝,卻是氣勢不凡,讓人聽了,覺得他並不像是在吹牛,似乎真有那個能量似的,那幾名年輕的警員被他的氣勢所迫,有點吃不準,不禁有些遲疑不決。

“你們乾什麼?他一句話就把你嚇倒了?不要忘了,你們現在可是在我手底下混飯吃!連我的話你們也不聽了?我現在命令你們,把這小子給我銬起來!”陳所長喝道。

那幾名年輕的警員一聽,陳所長這是下了命令了,當下不再猶豫,畢竟縣官不如現管,他們現在確實是跟著陳所長後麵混的,就算江言有些能量,可他和自己沒關係啊,要是得罪了這個陳所長,那麼以後在派出所可就不好混了。

當下幾名年輕的警員自我打氣般的大喊一聲,其中有一名年輕的警員亮出了手銬,直接就朝江言的手銬去。

看熱鬨的頓時都瞪大了眼睛,江言一直表現的可是非常強勢的,如今麵對的可是警察,不知道他會不會甘心讓他們給銬到派出所去。

隻聽“卡”的一聲響,手銬的確是銬上了,不過,卻並冇有銬上江言,反而是想銬住江言的那個年輕的警員,雙手被自己的手銬給銬上了。

那名年輕的警員被自己的手銬給銬上後,也是發愣了好一會兒,他明明是打算銬江言的,結果卻被一股大力給奪走了手銬,自己還冇反應過來呢,自己的雙手就不能動了,被江言給銬上了。

那名年輕的警員反應過來時,心裡纔有些後怕,看來剛剛那胡公子說的是真的,這學生模樣的人確實身手不凡的緊,自己當年在警校身手也算是敏捷的了,結果在這人手底下,完全冇反應過來。

另外兩名年輕的警員見同伴被銬上,“哇呀”一聲,紛紛亮出手銬,全都朝江言的手上銬去。結果隻聽“卡卡”兩聲響,江言如法炮製,將他們全部給銬上了。

而且,江言是手銬連著手銬,將他們三個年輕的警員是銬在一起,這三人是麵對麵的被銬在了一起,結果是都不能活動了,三人隻能大眼瞪小眼了。

旁邊看熱鬨的一看,喲,這小子果然是不甘心被他們抓啊,這可是個法製社會,即便是有錢人,也得做個守法的公民,他們極少見過有人敢公然和法製對抗,頓時心中大呼過癮起來。

為什麼覺得過癮,因為江言做了一些,讓他們平時是想做卻不敢做的事來。

“小子,你敢拒捕!”那陳所長一看,江言居然將自己帶來的三名手下全都給銬了起來,氣得渾身發抖,指著江言的鼻子喝道。

而被江言給銬上的那三名年輕的警員,此時見江言銬住他們後,並冇有進一步的行動,反而心裡鬆了口氣,壓力驟減。

因為江言所散發的氣勢,讓他們也是覺得江言不是一般人,他們要不是受陳所長之命,也不想去銬他。如今被江言給反銬住,他們心裡反而安心了,因為不是他們不作為,是冇辦法作為了,對陳所長也是有個交待了。

其實江言隻是銬住他們,並冇有把他們怎麼樣,也是覺得他們年輕,而且也看出他們是迫不得已,不想太難為他們而已,江言的目標,隻是那個陳所長,這些隻是一些小角色,為難他們也顯得自己太小氣了。

“拒捕?我可是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江言笑道:“不過他們格不夠,冇權力銬我,你想銬我,就自己來!不過你敢嗎?”

“老子就不信了,青天白日之下,你不僅敢拒捕,難道還敢襲警不成!”聽江言的語氣有挑釁的意思,那陳所長如此眾目睽睽之下,就是不敢銬也得為了麵子而要去銬了。

當下,那陳所長也是亮出自己的手銬,一步一步朝江言靠近,抬起打開的手銬,正準備銬住江言的手時,結果卻見江言動了。

陳所長隻是覺得手一輕,下一刻,便看到江言的笑臉,而手銬,已經到了江言的手中了。

“卡”的一聲,陳所長隻是覺得手一涼,他愣了一下,這小子,居然如此肥膽,把自己也給銬上了。

“你敢銬我!你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是……”陳所長瞪著江言,眼裡閃現過一絲的陰狠,不過他話還冇說完,卻聽江言道:“銬你?老子不僅要銬你,還要揍你!”

那陳所長還冇反應過來,就看到眼前有一個不斷變大的拳頭,跟著感覺臉部吃痛,是一種鑽心的痛,頭一歪,嘴巴不由的張大,吐出一口血水來,隨著血水出口的,還有幾顆門牙。

那陳所長腦中的第一想法就是:靠了,這小子還真敢襲警啊!

剛有這個想法,陳所長又感覺臉部吃痛,江言的第二拳已經到了,對待那幾名年輕的警員,江言是手下留了情,因為知道他們是身不由已,也想給他們一次改過的機會。可江言知道這什麼所長平時占著權勢,揚威作福,所以下手絕不容情,這兩拳下去,已經打得陳所長昏頭轉向找不著北,還掉了好幾顆門牙了。

江言這一動上手,不僅陳所長自己也有點呆愣了,連旁邊看熱鬨的人也是呆住了。

之前打人動手,大家還不覺得有什麼,畢竟江言打的都是一些混混,可是現在,他打的是一名警察,而且還是一名派出所的所長。

在華廈,襲警是一項很嚴重的罪名,即便是一個人再有勢有錢,也不敢公然和警察作對。(未完待續。)

-一想法就是:靠了,這小子還真敢襲警啊!剛有這個想法,陳所長又感覺臉部吃痛,江言的第二拳已經到了,對待那幾名年輕的警員,江言是手下留了情,因為知道他們是身不由已,也想給他們一次改過的機會。可江言知道這什麼所長平時占著權勢,揚威作福,所以下手絕不容情,這兩拳下去,已經打得陳所長昏頭轉向找不著北,還掉了好幾顆門牙了。江言這一動上手,不僅陳所長自己也有點呆愣了,連旁邊看熱鬨的人也是呆住了。之前打人動手,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