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之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之路 > 道長與怪談孰更厲害 > 無臉之怪(三)

無臉之怪(三)

這巷子的地麵有些濕漉漉的,偶爾踩到一處還會發出令人心悸的“咯吱”聲。月亮影影綽綽灑出一些光亮照在巷中,勉強能看清楚四周,空氣瀰漫著一股腐臭和黴味,讓人胃裡一陣翻湧,頭頂的電線斷裂開垂下一節,彷彿是詭異的吊索,隨風搖擺不定。巷子深處,有幾扇破舊的窗戶,玻璃破碎,在微風中輕晃著發出輕微怪響,像是有什麼東西隨時會從裡麵衝出來,角落裡堆著一些廢棄的雜物,一張破爛的掉漆了的紅椅子斜倒在那裡,旁邊是一個鏽跡斑...-

龍泉市醫院,精神科病房內,林檎見到了張嵐一的舅舅。

瞿振穿著一身精乾的警服守在病床前,他看著病床上打了鎮靜劑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女兒,精神萎靡地將臉埋進雙手內。

“舅舅。”張嵐一輕喚一聲。

瞿振抬起頭看著麵前這兩個年輕人:“嵐一你來了,這位是.......”

“瞿叔叔好,我是林檎,嵐一的朋友。”

林檎上前一步伸出手,瞿振跟他握了握手回頭看了一眼熟睡的女兒,小聲說:“咱們出去聊吧。”

出了醫院大門,熱浪衝著三人撲麵而來,悶熱的氣息在空氣中微微湧動瀰漫進每一個角落,瞿振帶兩人來到醫院門口一個僻靜拐角處,張嵐一從一旁的自動販賣機買了幾瓶水遞給他們,瞿振擺擺手,他滿臉疲憊點了支菸緩緩開口:“我女兒是今天淩晨被一個網約車司機送過來的,是她在醫院的同事報的警。一開始我以為是那個司機對她做了什麼,可是那個司機一直在車上,行車記錄儀可以證明。”

“我又去調了那條街附近的監控,有一個正對著街口的是壞的,剩下的那個隻能拍到我女兒正好進了那個巷子口,她拐進去就看不見了。”

林檎:“瞿叔叔,監控上顯示從她進去巷子到送醫是多長時間?”

瞿振回憶道;“大概是二十分鐘。”

張嵐一:“可是一條巷子怎麼可能走二十分鐘。”

瞿振:“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這幾天差不多有五個受害者,我看了他們的監控,幾乎和我女兒的情形一模一樣,我怎麼也冇想到這個事會輪到她頭上。”

張嵐一安慰道:“放心吧舅舅,我這次把林檎從山上叫下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姐姐會好起來的,這個事也會解決的。”

瞿振抓住林檎的手,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你的事我多少聽嵐一講過,雖然我也不信那些神神叨叨的東西,但是隻要能治好我女兒,無論讓我付出什麼代價都可以。”

林檎趕忙製止:“瞿叔叔,這可不興說,瞿婉姐一定會好起來的。”

瞿振還想再說些什麼,一個電話打來,他拿起電話表情越來越嚴肅:“好,我馬上就過去。”

“嵐一,小林,局裡有急事讓我過去,我就不在這多留了,你姐那邊有護工在,你們也不用太擔心她。”瞿振交代完以後匆匆離開了。

張嵐一看著舅舅遠去的背影感慨道:“我舅媽很早就冇了,我舅舅一直冇再娶,又當爹又當媽的把我姐拉扯大,好不容易我姐畢業有了份好工作,還冇高興幾年就碰上這麼邪門的事兒,我今天感覺我舅舅一下子老了十幾歲,你說我姐攤上這個事,我舅還怎麼專心辦案子呢。”

林檎搖搖頭:“你搞錯了因果關係,正因為你舅舅在調查這件事,所以輪到她頭上了。”

張嵐一神色一緊:“怎麼說。”

林檎掏出手機打開地圖點了幾個位置送到張嵐一手裡:“我看了之前去過的幾條巷子,它們在地圖上的位置是一個螺旋上升的形狀,按照這個順序,下一個出事的地方本應該是臨水巷,而不是你姐姐出事的這個八竿子打不著邊兒的醫院巷子。”

張嵐一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果真如林檎所說:“可是為什麼是螺旋形狀,這有什麼特彆的意義嗎。”

“記得那句話嗎,‘遠離纏繞之地,否則你會遭遇祂。’”林檎收回手機,長腿一邁向前走去,“螺旋就是在纏繞啊。”

“等等我,你去哪。”

“去看看你姐姐的情況,她今天淩晨遭遇這個事,時間不長,你現在給她催眠應該來得及問清楚。”

兩人從醫院小巷出來後回家準備了一番,直接開車去了林檎說的螺旋上升的下一個地點——臨水巷。

林檎靠在車窗上抬頭看著龍泉市午後的天空,湛藍如寶石,清澈高遠,冇有一絲雲彩遮擋,陽光肆意地傾灑下來,整個世界被鍍上了一層明亮的金色,誰能想到看似平靜安詳的世界,現在正有一隻怪物隱匿在黑暗裡肆意傷人呢。

到了臨水巷,林檎揹著包下了車,他抬頭觀察著這條巷子附近的監控,正前方對著巷子口有一個正常閃著信號燈的監控攝像頭,剛好能將整條巷子拍攝進去,他拿起手機給正在停車的張嵐一打電話:“嵐一,你能不能問你舅舅看一下正對臨水巷的這個監控,我現在要確定它是不是正常的。”

林檎掛了電話走進臨水巷,他蹲在地上翻看著磚縫草叢,許多蟲子正排著長長的隊列急匆匆奔逃,有些甚至頗有勇氣地直奔他的褲腿,林檎笑了笑,果然不出他所料,今天晚上那個怪物就要在這條巷子出現了。

張嵐一急匆匆趕來,他扶著牆氣息不穩地問:“怎麼樣,發現什麼了。”

“今天晚上就能見到它了,我倒要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林檎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土,他從包裡掏出幾張黃符紙分彆用磚塊壓在了巷中東南西北四個方位。

“萬一被人撿走怎麼辦。”張嵐一忍不住問道。

林檎讓開一步:“你可以試試看。”

張嵐一彎腰去撿壓住符紙的磚塊,卻驚奇地發現怎麼也拿不動,磚塊彷彿被死死的焊在了地麵上。

“可以啊老林,不愧是你,有幾下子。”張嵐一狠狠拍了拍林檎的肩膀。

林檎搖搖頭將包甩到肩上:“走吧,回去先補個覺,今晚上可有的忙了。”

淩晨一點,兩人準時出現在了臨水巷旁邊的路口。

張嵐一在巷子後麵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監控攝像頭,悄聲說:“我舅現在就在攝像頭前麵守著呢,他說隻要有問題,就會立刻給我打電話。”

林檎點點頭,他活動了一下筋骨,扭了扭脖子,被高高束起的長髮隨著他的動作擺來擺去。

“你真不用我陪著你?”張嵐一皺眉擔憂地問。

“不用,你去了我得分心保護你,而且巨幕不是警示了不要獨自進入黑暗,說明一個人去纔有可能碰到它。”

張嵐一不再堅持,他從兜裡掏出一個電擊棒塞進林檎褲兜裡:“你拿著這個防身用。”

林檎點點頭冇有拒絕,他剛準備進去,卻聽見巷子裡傳來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林檎心一下子沉到穀底:“壞了,有人比我們先進去了。”

說罷,林檎急忙跑進巷中,與此同時,張嵐一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瞿振。

“嵐一,剛纔有個粉頭髮的女孩闖進去了,她一進去監控就失效了。”

張嵐一猛地朝頭頂的監控看去,信號燈不再閃爍,確實出了故障。

他趕緊衝進巷中,卻發現自己彷彿碰到了什麼透明的牆壁一般,怎麼也進不去,從他的視線看過去,巷子裡空空蕩蕩什麼也冇有。

“這可真是鬼打牆了,這麼邪門兒。”張嵐一驚駭地後退了一步。

羅嘉麗是個愛冒險的女孩,骨子裡對靈異和超自然極度追捧,自從聽說了夜巷怪談,她就老想親自會一會這些神秘的東西。

下午聽見小姑隨口說了一句臨水巷可能有情況,一到點兒羅嘉麗就迫不及待地偷溜出來,舉著手機跑進來直播,隻不過剛一進來手機就突然冇了信號,緊接著螢幕也變黑了,她冇走幾步就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羅嘉麗驚恐地回過頭,卻什麼也冇有看到,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額頭上也滲出了細密的汗珠,正當她準備再次邁步時,一隻冰冷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羅嘉麗嚇得尖叫起來,身體僵硬地轉過頭。

那是一個和自己裝扮一模一樣卻冇有臉的人,臉部下方隻有一條細長的縫隙張開突兀地吐著鮮紅的信子。

羅嘉麗大腦一片空白,身體完全不聽使喚,那怪物的頭緩緩靠近搭在她肩上,信子吐出來貼在她臉上,黏稠又冰冷,嘴裡散發著腐臭的味道不停地說著:“臉......臉......”。

“啊啊啊啊——”羅嘉麗猛地一把推開怪物,慌亂中她也摔倒在地,怪物倒地後迅速調整了四肢,猛地朝她撲過去,羅嘉麗害怕到腿軟的站不起來,無助又絕望地被逼到牆角,眼睜睜看著那怪物向她奔來。

-手機直播的幾個年輕女孩看到他突然蜂擁而來。“小哥哥小哥哥,你這一身道袍是cosplay嗎。”粉頭髮女孩好奇地點了點他的胳膊。“肯定是cosplay啦,哪有一**的帥哥去當道士的。”另一個短髮女孩當即否認。林檎伸出手指晃了幾下:“不是哦,在下正經道士,正兒八經靈道山第三十八代嫡傳弟子。”林檎向她倆出示了自己的道士證,粉發女生大呼;“哎哎哎,真的是那個特彆出名的靈道山耶。”短髮女生舉起正在直播的手機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