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夢之路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閱夢之路 > 道長與怪談孰更厲害 > 無臉之怪(二)

無臉之怪(二)

有五官,它感覺到瞿婉在看著它,於是停了下來,緩緩晃動著腦袋,空白的臉上一陣肌肉攣動後,分開了一條細長延伸至耳後的裂縫。裂縫張開,細長如蛇的鮮紅信子一吐一收,層層森然尖銳的細小牙齒露出,一張一合,聲音腐朽又沙啞:“......臉......給我你的......臉......咯咯咯——”“臉......臉......”它怪笑著尖叫著,全身古怪地劇烈抖動起來,四肢猛地錯位翻轉趴在地上,如野獸一般向瞿婉急...-

十天前。

林檎剛出了龍泉市的高鐵站,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咬著皮筋準備把亂糟糟的髮髻重新梳理一番,在一旁正拿著手機直播的幾個年輕女孩看到他突然蜂擁而來。

“小哥哥小哥哥,你這一身道袍是cosplay嗎。”粉頭髮女孩好奇地點了點他的胳膊。

“肯定是cosplay啦,哪有一**的帥哥去當道士的。”另一個短髮女孩當即否認。

林檎伸出手指晃了幾下:“不是哦,在下正經道士,正兒八經靈道山第三十八代嫡傳弟子。”

林檎向她倆出示了自己的道士證,粉發女生大呼;“哎哎哎,真的是那個特彆出名的靈道山耶。”

短髮女生舉起正在直播的手機高聲道:“聽見了嗎家人們,咱們今天冇看見靈異現象,見到活道士了,還是這麼帥的道士哥哥。”

林檎微笑著,嘴角露出兩個梨渦,他微微屈膝雙手比耶配合著兩個小女生。

過後,林檎婉拒了粉發女孩要請吃飯的邀請,急忙出了站找到張嵐一的車,往後備箱放好行李就鑽了進去。

車上冷氣開得特彆足,林檎一臉愜意半躺在副駕刷著手機短視頻。

張嵐一從主駕窗戶探出頭瞅了瞅車外對林檎依依不捨的兩個女孩,酸溜溜地捅了捅林檎:“喲,女人緣還是這麼好啊,這倆姑娘長得還挺漂亮。”

“得了吧,我快餓死了。”林檎哀叫。

“走,我知道一家巨好吃的麪館。”

張嵐一開著車一溜煙冇了影,粉發女孩站在原地突然大叫:“我想起這個開車的人是誰了。”

短髮女孩被她嚇了一跳:“什麼誰啊,大驚小怪嚇我一跳。”

“是那個年輕的催眠師,上過電視的,家裡是醫學世家,之前我專門看過他的報道。”

“真的嗎,你看錯了吧。”

“哎呀,不騙你,他真的是……”

聚福園麪館,兩碗熱騰騰的肉臊麵端上了桌。

林檎三下五除二就捲了個一乾二淨,他饜足地擦擦嘴,拉開一罐冰可樂。

“說吧,這麼急把我從山上叫下來,什麼事,我這暑假修行可還冇結束呢。”

“這都快畢業了還暑假呢。”張嵐一吃飯從小講究斯文,林檎都快把盤子舔乾淨了,他還在那慢條斯理地用消毒紙巾擦拭碗筷。

“這不是還有一個月纔拿畢業證,隻要冇拿證,咱就是冇畢業。”林檎笑嘻嘻道。

龍泉醫科大學,林檎和張嵐一學的是中醫,一學就是五年,兩個人一個宿舍,多年的上下鋪交情。

林檎幼時父母雙亡,從小在道觀跟著四叔長大,四叔教他道家本事也冇耽誤他上學,他也挺爭氣,知道他考上龍泉醫科大學的時候四叔老淚漣漣,直說自家娃有出息,是個好苗子,將來一定能把靈道山發揚光大。

林檎無奈告訴四叔,靈道山現在都成保護景區了,根本用不著他發揚光大。

張嵐一家世顯赫,四代學醫,從小就被定了人生的路子,所幸他自己冇有什麼特彆執著的人生目標,大學時選修了一門催眠,意外的有天賦,在幾次學院活動中嶄露頭角,後來被邀請到電視台做嘉賓,一戰成名,成為龍泉市最年輕的催眠師。

這兩位身份都不簡單,但是張嵐一是真遇到事了,憑他自己是解決不了了,他唯一想到能幫他的人隻有林檎。

“你看看這個。”張嵐一神色凝重,把手機打開播放了一段視頻。

視頻裡是龍泉市標誌性建築——巨幕廣告牌,它在夜色裡不斷變換著畫麵,最終停留在那三行字上:

不要獨自進入黑暗。

當你遇見你,不要說出你的名字。

遠離纏繞之地,否則你會遭遇祂。

“是不是有人惡作劇。”林檎看完將手機還給他。

“一開始我也這麼想,可是自從出現了這幾行字,怪事頻發,你也知道我舅舅是警察,他已經接到無數起報案了,老林,這事有古怪,我陪舅舅去看過幾個受害人,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在深夜出的事,這件事弄得我舅舅焦頭爛額,再這樣下去隻怕會出大事。”張嵐一語氣沉重,他很少跟林檎用這麼嚴肅的口吻說話,足以看出舅舅對他有多重要。

林檎:“那些受害者怎麼樣。”

張嵐一:“有些症狀嚴重的已經不省人事,症狀輕的全部都在胡言亂語。”

“催眠呢,你用催眠也問不出什麼嗎。”

張嵐一搖搖頭:“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催眠,有幾個我嘗試催眠,雖然我認為催眠狀態下不存在撒謊,但是他們說得超出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所以我才把你叫回來。”

“噢?他們說了什麼,是誰害的。”林檎起了興趣。

張嵐一用手指蘸了點茶水,在桌上寫下兩個字。

林檎湊過去一看,正是一個“惡靈”字。

林檎挑了挑眉,他雖然是道士,但是就他多年跟隨四叔替人看事消災的經驗來說,**居多。

也就是說,林檎處理的事,一多半是有人裝神弄鬼地去害人。

林檎撓撓頭:“行吧,反正就剩一個月要畢業了,我就順便等等畢業證吧,可是我住……”

“住我那,我現在單獨在外麵住,你跟我住就行。”張嵐一拍板定案,他立馬起身結了賬,拉著林檎就往外走。

“哎哎,那還有一碗麪打包,打包回去吃啊!”林檎急忙要了個餐盒把張嵐一那碗冇動過的麵打包帶走了,順便說教一番,“小一一,浪費可恥,每個人一輩子的飯可都是定好的,吃完了就完咯。”

有了林檎的幫忙,張嵐一心裡鬆快不少,大學五年相處下來,他知道林檎是有些真本事在身上的,這件事有了他幫忙,舅舅就能早點交差了。

張嵐一帶著林檎安頓好以後,林檎提出要去看看人們報警的事發地點,兩人驅車前往了四五個不同的地方,經過一番觀察,林檎發現這些地方無一例外都是略有些偏僻,但也說不上特彆偏的巷子,因為時間過去好幾天,已經找不到什麼特彆可疑的地方了。

“你舅舅他們有什麼看法。”林檎進了一旁的便利店買了兩瓶水,扔給張嵐一一瓶,喝完以後蹲在樹蔭下飛速地轉著水瓶子。

“就是因為匪夷所思不合常理,所以到現在也冇有定論。”

“那些受害者說對了八成。”

“難不成真是惡靈?”張嵐一眉頭緊鎖,他是一個忠實的唯物主義,在這些事發生之前,他向來不信這些鬼神之說。

“不,不一定是惡靈。”林檎平靜地看著他,“這個世上有仙人妖靈怪,妖這東西一般不會隨意出來禍亂,它們修行不易,比人都珍惜自己的陰德,靈嘛,也就隻是嚇唬嚇唬人,偶爾現現身影,就算是惡靈找替身也不會突然這麼密集的去引人注意,我思來想去,隻剩下怪。”

“怪?”

“是一種被豢養異物,甚至可以被人為製造出來,冇有神智也冇有魂魄。”林檎看他不懂,解釋道。

“字麵意義我聽懂了,那該怎麼解決呢。”張嵐一隻關心重點。

“得抓住它,找到它藏身的地方,這個東西之前冇有任何訊息,我們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如今這麼頻繁的作祟,而且巨幕廣告牌的那幾個提醒太過招搖,我有種預感,這件事背後很可能有推手。”

手機鈴聲突兀響起,張嵐一嚇了一跳,他看著顯示屏上的名字寫著老舅兩個字,趕緊跑到一旁接通。

林檎耐心的等著,不一會張嵐一回來了:“我舅舅接到新的報警,又有一個受害者,”他緊握手機臉色發白,“是我姐姐,我舅舅要見你,在市醫院,就現在。”

-學,他也挺爭氣,知道他考上龍泉醫科大學的時候四叔老淚漣漣,直說自家娃有出息,是個好苗子,將來一定能把靈道山發揚光大。林檎無奈告訴四叔,靈道山現在都成保護景區了,根本用不著他發揚光大。張嵐一家世顯赫,四代學醫,從小就被定了人生的路子,所幸他自己冇有什麼特彆執著的人生目標,大學時選修了一門催眠,意外的有天賦,在幾次學院活動中嶄露頭角,後來被邀請到電視台做嘉賓,一戰成名,成為龍泉市最年輕的催眠師。這兩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